天意 (1/2)

針對我們全家如何全部搬到上海的原因, 這次就來好好解釋一下

今年的COVID-19 影響了所有人. 當然也包含了很多公司. 我所在的南京智鶴以及Jenny 在的迪卡儂也不例外

我這邊基本上公司為了存活, 基本上全員 996 (含我在台灣以及回到南京隔離的日子)

Jenny 那邊更慘, 基本上她原本在南京的工作就消失了. 所以大概在5-6 月的時候就面臨了一個問題, Jenny 是否能繼續待在南京, 以及是否繼續在迪卡儂, or 該去找工作了

這是第一次看到Jenny 認真Update 寫履歷以及準備面試. 當時最壞的打算就是假如Jenny 在這沒工作, 那就殺回美國了.

當時我跟Jenny 講了我 15 年前就跟她講過的一句話:

“妳啥沒有, 就是運勢強. 不像我每天都爭的要死要活得. 妳不爭都會有”

當 Jenny 開始外部面試的時候, 迪卡儂上海也召Jenny 過去聊聊剛產出的機會

這是大概 6 月的時候. 迪卡儂這兩年也在面臨數字化轉型, 尤其因為 COVID-19 的關係, 全球迪卡儂都要求加速轉型. 上海總部希望Jenny 過去協助, 這次的Task 是 HR (人事主管). 當我聽到後笑到眼淚噴出來了, 這位android 帳號都沒在記(上次手機掛了後, 基本上只能再申請新帳號, 還好前一個月前我有幫Jenny 備份照片不然這幾年的記憶就歸 0), 沒在用私人 email (所以一離開公司, 這16 年就是空白), 資料永不備份, 機器永遠跟她不和的要去主導技術轉型的 process. 真的是轉得動才有鬼.

當時我就烙下一句話, 只有俺這位 CTO 才有用. 妳連科技基本概念都沒, 怎麼定制 Process.

不過, 迪卡儂offer 了Jenny 工作以及搬家的Package. Jenny 也接受了. 我們當時決定就是我先繼續待在南京, 周末再去上海陪她們.

之後我就變成 No Money 的 consultant, 幫Jenny 解答那些基本到不行的問題. 她突然變成好溫柔, 然後第一次以崇拜的眼神看我 (好恐怖…….)

七月初的時候, 她突然跟我說, 公司決定從外招募 CTO (這在迪卡儂是全新職稱) 來加速落實轉型. 這職位是從來沒有過的(因為迪卡儂是零售公司, 不是高科技公司), 她問我有沒興趣, 我就說要的話就把我履歷丟過去看看.

我給Jenny 後, 她對這還是很排斥, 因為在同一家公司本來就………..  但她也不想一家分兩邊, 所以就幫我丟了.

大公司, 就是慢, 所以一開始沒反應, 我們也沒當作一回事, 反正我這邊也忙著跟接受AWS 採訪. BTW, 去年AWS 邀請我上台, 今年他們選我們南京智鶴當他們的標竿客戶

沒看過的人可看這網站:

https://aws.amazon.com/cn/solutions/case-studies/zeaho-case-study/

7/31, 我坐車要回家的時候 Jenny 在wechat 上面問了些跟 Tech Org 的問題, 我就用了非常”專業”以及”毫不修飾” 的回答回了Jenny.  1-2 小時候, 我收到迪卡儂的面試通知. 具Jenny 說, 她把我的答案丟給了相關人等來看. 應該是我的回答非常直接, 完全不使用客套語言(廢話, 跟Jenny 要客套啥) 這讓他們覺得這是他們在轉型中需要的態度.

之後就像做了直升機一樣.  (兩周就結案了)

7/31 發表了言論, 收到面試通知

8/6 上海遠端語音面試

8/10 上海 on-site 面試

8/11 法國 CTO 遠端語音面試

8/15 正式 Offer (Decathlon China CTO, 迪卡儂中國 首席技術官)

之後大家都知道了, Jenny 跟豬豬牛牛先搬到上海, 我這邊準備換工作. 整個過程真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啊, 這個就容後再表.

Jenny 她們在8月底時就搬到上海, 我一個人先待在南京, 也找了個公司附近的公寓先待著.

我在智鶴的最後一天為 9/30. 9/30 號就搬到上海了.

回想起來, 還是挺不可思議的…… Jenny 這運氣….. 原本應該是她最難的工作, 就是要找到技術負責人(也就是CTO) 來協助主導轉型, 而這位人選竟然就在她面前. 最難的竟然最先完成. 這不是天意, 啥才是天意?

至於其他細節, 將在下回分曉

伺服器網路 IP 更新

今天我們兄弟做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網路設定變化:  我們一口氣買了 61 個 IP Address, 光是想那 PTR  IP 反解就要花些時間了

在今天早上我們 Deploy 了 61 個 IP. 把所有美國的伺服器重新 config 了一輪.

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