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 (2/2)

再度回到天意篇

話說, Jenny 她們在 8 月底離開南京, 而我要到做到9月底再到上海跟他們會合.

這中間我要住哪裡呢?

Jenny 一開始還說 No 怕, 老娘讓你舒舒服服的住 hotel 一個月, No 擔心.

結果呢? 過兩天就說, Hotel 有點貴, 你就將就點住在單人宿舍一下, 一個月很快就過了.

結果就在公司附近找了個鳥籠

給大家看一下

鳥籠 1
鳥籠 1

另一個角度

另一個角度
另一個角度

我的床

我的床
我的床

我的 “大門”

我的大門
我的大門

走廊角度 1

走廊角度 1
走廊角度 1

走廊角度 2

走廊角度 2
走廊角度 2

這就是跨國公司 CTO 住的地方. 所以網路上說那些所謂的高階主管都住多好多好, 灌水的機率非常高. 俺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尤其是搬家那天, Jenny 要我大包小包自己坐車去. 為什麼不陪我去呢? 因為她在南京還有最後的做臉劵要用掉….. 不然就浪費了….

9 月的時候, 豬豬牛牛他們一到上海非常的不習慣, 整天罵網路慢. 講到好像回到 modem 時代一樣, 三隻沒文化也沒技術的基本上就是一個鼻孔出氣, 要我趕快幫他們處理網路問題.

9 月的時候, 我 weekend 都會到上海去.

首先開始整頓網路. 從弱電箱開始確認線路

弱電箱
弱電箱

結果發現, 外部光纖網路是沒問題的, 問題在於Wifi 訊號涵蓋率不足. 以及都是獨立帳密, 那三隻笨蛋只要從房間走到客廳就會斷線. 手機又笨笨的不見得會重新連線, 自然就會沒網

原本在家裡只有部屬 2 個獨立 Wifi, 網域不通自然無法在客廳連到房間的 Printer 打印…..etc

這時候超人的 CTO 就發揮功力了, 馬上把南京帶來的但還沒機會用的 Wifi AP 然後再買了個 ASUS AC68U 放在前端做整個Network 的Router.

沒兩下子, 家裡的覆蓋率就將近 100%. 連上廁所都有幾乎滿格. 重點在於所有Wifi 都是同一個 SSID 以及一樣的密碼, 所以走到哪都沒問題~

之後這三隻就沒有再 GGYY 了

網路的問題解決後, 下一個問題就是冰箱了. 我們租的房子冰箱是系統冰箱. 已經有點舊也常常有霜. 更不用說都不冰也浪費電.

冰箱是很重要的.

所以我們買了個大大大冰箱

大大大冰箱
大大大冰箱

這冰箱就放在客廳

漂亮的冰箱
漂亮的冰箱

另外一個客廳的角度

非常匹配
非常匹配

接下來牛牛的房間. 他的寶座

牛牛的辦公室
牛牛的辦公室

我的電腦也都放在同一個地方

我的電腦
我的電腦

我們家在 35 F. View 真的不錯

有 View~
有 View~

這是我的位子

俺的位子
俺的位子

要拿可樂的話也非常近

大冰箱~~~
大冰箱~~~

樓下就有大花園, 沒事去溜溜牛牛

溜牛牛
溜牛牛

這幾隻真的過爽了

Very 爽~
Very 爽~

繼續爽

繼續爽~~
繼續爽~~

更爽的是滿滿的冰箱

滿滿的冰箱
滿滿的冰箱

另一邊

滿滿的~~~
滿滿的~~~

豬豬牛牛現在也會切水果

切水果~~~
切水果~~~

乖乖的牛牛

乖乖的牛牛
乖乖的牛牛

水果盤

水果盤
水果盤

大家吃水果

大家吃水果
大家吃水果

現在牛牛也在學寫 Python 程式喔. 順便也練打字

Python~
Python~

現在牛牛打字比豬豬快了. 有時候豬豬的Report 會請牛牛幫忙打 (當然豬豬會給牛牛好處, 比如說一盒Hi-chew)

幫姊姊打字
幫姊姊打字

更扯的是, 有時候豬豬在睡覺

豬豬睡覺覺
豬豬睡覺覺

牛牛做苦工 (打字)

改快幫姊姊寫功課
改快幫姊姊寫功課

豬豬有時追劇追到睡沙發

追劇追到睡著了
追劇追到睡著了

這兩隻有時候也在沙發摔角~

姊弟穿睡衣摔角
姊弟穿睡衣摔角

豬豬有小小兵襪子

小小兵襪子
小小兵襪子

豬豬現在也再鋪面膜

愛美的豬豬~
愛美的豬豬~

還對著鏡頭比讚

愛美的豬豬~
愛美的豬豬~

最後….. 上海好冷喔……….

天意 (1/2)

針對我們全家如何全部搬到上海的原因, 這次就來好好解釋一下

今年的COVID-19 影響了所有人. 當然也包含了很多公司. 我所在的南京智鶴以及Jenny 在的迪卡儂也不例外

我這邊基本上公司為了存活, 基本上全員 996 (含我在台灣以及回到南京隔離的日子)

Jenny 那邊更慘, 基本上她原本在南京的工作就消失了. 所以大概在5-6 月的時候就面臨了一個問題, Jenny 是否能繼續待在南京, 以及是否繼續在迪卡儂, or 該去找工作了

這是第一次看到Jenny 認真Update 寫履歷以及準備面試. 當時最壞的打算就是假如Jenny 在這沒工作, 那就殺回美國了.

當時我跟Jenny 講了我 15 年前就跟她講過的一句話:

“妳啥沒有, 就是運勢強. 不像我每天都爭的要死要活得. 妳不爭都會有”

當 Jenny 開始外部面試的時候, 迪卡儂上海也召Jenny 過去聊聊剛產出的機會

這是大概 6 月的時候. 迪卡儂這兩年也在面臨數字化轉型, 尤其因為 COVID-19 的關係, 全球迪卡儂都要求加速轉型. 上海總部希望Jenny 過去協助, 這次的Task 是 HR (人事主管). 當我聽到後笑到眼淚噴出來了, 這位android 帳號都沒在記(上次手機掛了後, 基本上只能再申請新帳號, 還好前一個月前我有幫Jenny 備份照片不然這幾年的記憶就歸 0), 沒在用私人 email (所以一離開公司, 這16 年就是空白), 資料永不備份, 機器永遠跟她不和的要去主導技術轉型的 process. 真的是轉得動才有鬼.

當時我就烙下一句話, 只有俺這位 CTO 才有用. 妳連科技基本概念都沒, 怎麼定制 Process.

不過, 迪卡儂offer 了Jenny 工作以及搬家的Package. Jenny 也接受了. 我們當時決定就是我先繼續待在南京, 周末再去上海陪她們.

之後我就變成 No Money 的 consultant, 幫Jenny 解答那些基本到不行的問題. 她突然變成好溫柔, 然後第一次以崇拜的眼神看我 (好恐怖…….)

七月初的時候, 她突然跟我說, 公司決定從外招募 CTO (這在迪卡儂是全新職稱) 來加速落實轉型. 這職位是從來沒有過的(因為迪卡儂是零售公司, 不是高科技公司), 她問我有沒興趣, 我就說要的話就把我履歷丟過去看看.

我給Jenny 後, 她對這還是很排斥, 因為在同一家公司本來就………..  但她也不想一家分兩邊, 所以就幫我丟了.

大公司, 就是慢, 所以一開始沒反應, 我們也沒當作一回事, 反正我這邊也忙著跟接受AWS 採訪. BTW, 去年AWS 邀請我上台, 今年他們選我們南京智鶴當他們的標竿客戶

沒看過的人可看這網站:

https://aws.amazon.com/cn/solutions/case-studies/zeaho-case-study/

7/31, 我坐車要回家的時候 Jenny 在wechat 上面問了些跟 Tech Org 的問題, 我就用了非常”專業”以及”毫不修飾” 的回答回了Jenny.  1-2 小時候, 我收到迪卡儂的面試通知. 具Jenny 說, 她把我的答案丟給了相關人等來看. 應該是我的回答非常直接, 完全不使用客套語言(廢話, 跟Jenny 要客套啥) 這讓他們覺得這是他們在轉型中需要的態度.

之後就像做了直升機一樣.  (兩周就結案了)

7/31 發表了言論, 收到面試通知

8/6 上海遠端語音面試

8/10 上海 on-site 面試

8/11 法國 CTO 遠端語音面試

8/15 正式 Offer (Decathlon China CTO, 迪卡儂中國 首席技術官)

之後大家都知道了, Jenny 跟豬豬牛牛先搬到上海, 我這邊準備換工作. 整個過程真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啊, 這個就容後再表.

Jenny 她們在8月底時就搬到上海, 我一個人先待在南京, 也找了個公司附近的公寓先待著.

我在智鶴的最後一天為 9/30. 9/30 號就搬到上海了.

回想起來, 還是挺不可思議的…… Jenny 這運氣….. 原本應該是她最難的工作, 就是要找到技術負責人(也就是CTO) 來協助主導轉型, 而這位人選竟然就在她面前. 最難的竟然最先完成. 這不是天意, 啥才是天意?

至於其他細節, 將在下回分曉